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澳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澳博

澳博:活下去的人并不是生存的胜利者

时间:2020/4/4 18:34:00   作者:   来源:   阅读: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也许你去的地方,或者你回去的地方,与逝者无关,只是活着的希望,灵魂不死,希望你能在未来重逢,在另一个有着共同回忆的世界重逢。在地球的另一端,墨西哥有一个“亡灵节”的传统。只要有人记得他的名字,死人就不会消失在死人的世界里。因此,除了建设死后的世界,活着的人还有另一项任务——缅怀和...
也许你去的地方,或者你回去的地方,与逝者无关,只是活着的希望,灵魂不死,希望你能在未来重逢,在另一个有着共同回忆的世界重逢。
在地球的另一端,墨西哥有一个“亡灵节”的传统。只要有人记得他的名字,死人就不会消失在死人的世界里。因此,除了建设死后的世界,活着的人还有另一项任务——缅怀和悼念死者。
在基督教文化中,似乎有类似的双重意义——人的自然死亡和名字被剥夺或遗忘的死亡。可以说,记忆是逝者在世的延续,是岸与岸之间的桥梁。有了记忆,生与死就有了交流。
大多数时候,那些活着的人并不是赢家。死者是真正的英雄,无论他们是否被迫面对死亡,但他们带着尊严走了一条告别之路。幸存者,作为幸存者,不仅要继续面对这个略微残酷的世界,还要承担起对逝者的记忆和责任。
生者对死者的首要责任似乎是表示敬意。但事实上,追悼会是生者自我安抚的行为。你周围的人的死亡就像一个原本就被放置的塑料薄膜上的一个洞,或者是一个在中间切开的大网。死亡带来的不仅是恐惧,还有对原本平衡的社会秩序的冲击。
纪念或仪式只是生者应对恐慌的心理建构过程。这是一个幸存者聚集在一起重新组织社会网络,填补死者空白的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用一种心理上的安慰,仿佛死人依然存在,来抚慰对死亡的恐惧。
当活着的人忙于恢复过去的平静时,他们可以在纪念仪式中履行记忆的责任,仿佛纪念仪式本身已经完成了它的职责,而在纪念仪式之后,他们可以轻松地进入新的生活。
一位社会学家曾经说过:“在这个生产和消费的大众记忆时代……我们对过去记得越多,就越少思考和研究它。”一旦我们给了记忆一个纪念表格,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就放弃了记忆的责任。我们让纪念馆承载着回忆的重担,而参观者自己也不必再承受更多的负担……当我们鼓励纪念馆为我们记事时,我们却忘记了。”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澳博:多国旅游业遭受重创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澳博)
黑ICP备07501241号-1